农业技术

联系我们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农业技术 >

独家新书《官道鸿途》免费全文阅读


完整版《官道鸿途》小说全文免费!
主角:柳雪梅、唐诚
看书搜索~关注~微信(公众号):【书箱阁】,发送书号:16,即可阅读官道鸿途小说全文!

唐诚心里有点酸溜溜的,真是可惜了国际十大博彩娱乐城马玉婷那两只浑圆的屁股蛋子了,马上就要在那个有势男人的身下承欢了!

进来马玉婷房间的,正是今天中午马玉婷拜访的主角,秦北市的市委常委,组织部长贺年丰。

贺年丰进来马玉婷的房间,马玉婷急忙接过贺年丰的上衣,说:“贺部长,您来了。”

贺年丰说:“马玉婷同志,你太客气了,送给老太太的寿礼很贵重,我都有点承担不起了啊!”

马玉婷说:“领导这是说的什么话!老人家过寿,我这个当晚辈的表示一下孝心,还不是应该的。再说了,我能调到城关镇任书记,我心里明白,这都是贺部长从中给我帮的忙,我心里很感激贺部长。”

贺年丰说:“你能这样想,我很欣慰,证明我贺年丰没有看错人啊!玉婷,好好干,争取在城关镇书记任上,干出成绩,干出特色,让我这个组织部长,在市委里也有话说,证明我贺年丰提拔的人,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!”

“是的,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!”马玉婷信誓旦旦的说。

贺年丰这个时候来,一定是加班来的,下午四点多钟,正是偷情的好时间。

马玉婷也把上衣脱了。

这个时候,再说什么话,都是多余的,古代皇上宠幸妃子的时候,都是拉过来就用的,那里问过妃子的感受。

贺年丰抚摸上马玉婷的身上,说了句话:“玉婷,你有这么好的身材,我就知道,你一定是一个称职的好书记。”

这身材,还能关系到马玉婷的前程吗?

马玉婷把上午买好的一款日式精美手表,送给了贺年丰,她说:“我也不知道给贺部长买点什么礼品,这款手表还不错,就买来送给贺部长吧!”

贺年丰拥着马玉婷就到了房间的大床上,贺年丰说:“其实,玉婷,你什么礼物都不用给我买,你就是送给我最大的礼品了。我喜欢的还是你这个人!”

马玉婷莞尔一笑,说:“我也喜欢贺部长。”

贺年丰故作嗔怪的说:“这会,不要叫我贺部长,叫我年丰就行。”

马玉婷说:“我可不敢。”

贺年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了,一个白花花,肥猪型的躯体就显现出来,是一个典型的青蛙身材,最突出的是中间地带,几乎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腹部周围。

马玉婷的身材就不同了,她身上肉最集中的地方是长在了臀部和大腿,腰间和腹部的肉是正常范围,以至于马玉婷给贺年丰的感觉是,肥而不腻,像红烧肉,香,但不糊嘴。

贺年丰一激动,就趴到马玉婷的身上。

其实,贺年丰也有贺年丰的喜好和原则,他不喜欢洗浴中心的小姐,也不喜欢包二N,他最大的嗜好,就是喜欢和求自己办事的女下属发生关系。他认为,和下属女职员发生关系,是最安全的,投资也是最小的,她们要的是官职,而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源,就是官帽,这种供求关系,是坚固的,也不容易发生事故,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。

贺年丰毕竟是上了岁数,熬到他这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职位,一般都是五十岁上下的人了,贺年丰今年都五十三了,就是有点花心,但是也是力不从心了,他把整个面部都俯在马玉婷的身上,蹭来蹭去的,寻找着温暖的感受,真正让贺年丰真刀真枪的去玉婷通道里厮杀,这个贺年丰几下就能败下阵来,这个时候,贺年丰喜欢女色,玩的不是结果,享受的只是过程,只是看到美女在自己的面前做出各种媚弄姿的动作,而获得心理上的一种极大的满足。

马玉婷确是一个正当年的少妇人,今年正好是三十七岁,恰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。俗话都说,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二十不浪三十浪、四十正在浪尖上,五十来个浪打浪。马玉婷的这个岁数,正好是承前启后,恰在生理功能的高峰之巅上。

马玉婷满足的叫了几声,让贺年丰更加亢奋起来。

说来,也是贺年丰中午在老母亲的寿宴上,也喝了酒,影响到了他的发挥,以前他和马玉婷有过一次,那一次贺年丰没有喝酒,坚持到了十分钟,这次,喝酒了,五分钟,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趴在马玉婷的身上就不动了,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马玉婷心里很扫兴和失望,但是,她还不能埋怨,要是自己的那个在柳河县一中教数学的老公,五分钟就草草结束的话,马玉婷一定会骂道:笨蛋玩意!一脚就把老公给踹下去。

可是,贺年丰是市委常委,不知道在社会地位上,比自己的老公高出多少倍,所以,马玉婷强忍住心里的不快,和已经被勾引出的欲火,佯作很满足的样子,温柔的抚摸着贺年丰的脊背说:“老贺,你已经很棒了!”

贺年丰喘了一大口气,说:“我就喜欢玉婷这一点,温柔体贴。”

贺年丰在马玉婷的上并没有着急下来,还在像古时候,磨面的那对石磨一样,来回的在玉婷的身上碾磨着,马玉婷心里已经很厌烦了,贺年丰像一个老太监,自己就像守活寡一样,明明已经饿了,一块肉,还吃不到,这不是残忍吗!

好在,这个时候,贺年丰的手机响了,是市委办公室打来的,通知贺年丰去参加市委常委会。

贺年丰这才从马玉婷的身上下来,穿上衣服,带上眼镜,顺变把马玉婷送给他的手表,也放回到自己的公文包里,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,文质彬彬的,市委常委的身份光环又回到了他的脸上,他临走了,对马玉婷说:“工作好好干,干好了,有成绩了,下一次换届的时候,我提拔你当柳河县的副县长!”

马玉婷并没有急着穿衣,而是拉过来一条蚕丝被盖到身上,说:“我谢谢贺部长。”

贺年丰穿上衣服,马玉婷就称呼贺年丰为部长,脱了衣服,马玉婷就可以称呼贺年丰为老贺。

唐诚看到那个贺年丰离开了马玉婷的房间,唐诚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,虽然这个马玉婷不是自己的老婆,自己本不该吃这门子醋,但是,马玉婷毕竟是自己的领导,是自己的女主人,好在让唐诚有点欣喜的是,贺年丰满打满算,进去马玉婷的房间也就半个多钟头,很多事情发挥不到极致。

唐诚以为,马玉婷办完这些事,应该给他打电话,一起回柳河了。

果然,唐诚的手机响了,是马玉婷打来的,马玉婷还是并没有着急回去,她让唐诚过去她的房间。

唐诚到了马玉婷的房间,问了句:“马书记,我们回去吗?”

马玉婷的身体半躺在席梦思的床上,背上垫着宾馆的蚕丝被,一脸的倦容,好像生了一场大病,初愈一般,眼睛里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,那种眼神看到唐诚,唐诚心里一动,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对女人疼爱的那种情感。领导虽然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,但是,她毕竟是一个女人。

马玉婷说:“先不忙着回去。我的腰很疼,可能是腰椎病又犯了,你过来给我按摩一下腰部吧!”

唐诚嗫嚅了一下,犹豫着说:“马书记,我,我不懂按摩。”

马玉婷说:“无所谓,这是我的老毛病了,经常犯,你过来按压一下,我就会舒服多了。”

马玉婷心里明白,自己这个腰疼病又犯的原因就是刚才和贺年丰办事有很大的关系,自己被贺年丰挑逗的,把自己的身体和情感,都搁在半空中了,这种场景对女人的身体健康是极其不利的,对女人的肾脏器官都有损害,女人最怕在欢乐中,上,上不去,下,下不来,被扔到半空,那样一定会闪到腰的,不让男人按压几下,这个腰疼就好长时间过不来。

马玉婷把身体趴到床上,唐诚硬着头皮,过去把两只手放到马玉婷腰上,轻轻的按压着。

马玉婷鼻子里哼了几声,说:“不行,力气太小,再用点力。”

唐诚手上就再加了一把力,也是司机的胳膊,经常转动方向盘,有点力气,唐诚用了十分力,马玉婷的双腿错了一下,闭上眼睛,说:“这个力道正好。”

唐诚开始按的只是马玉婷的腰部,可是,这个马玉婷身材丰腴,但是比例很好,真正的肥臀,唐诚的手按在马玉婷的腰部,心思和眼光却忍不住都瞟在了她的臀部上,那是一个很吸引男人的地方,腰带松松垮垮的,白皙的皮肤已经显现出来,甚至,唐诚的眼光瞄下去,那道股沟已经很明显了。

马玉婷的身体是趴着的,白皙丰润的玉质般的肌肤就从身下脱出来,唐诚看着心里很眼馋,可不是,又不敢去上手那里按摩。

唐诚看到马玉婷闭着眼,在享受,他把两只手拿起来,飘过了马玉婷的臀部上,再有一秒钟,就落到了马玉婷的臀上了,唐诚又犹豫了,自己该不该把手掌落下。

他想自己的手掌落到了马玉婷的臀部上,会有两种结局吧,第一种,马玉婷会斥责唐诚一句,甚至对唐诚有了不好的看法,冒犯了她书记的权威;第二种,说不定,马玉婷会很享受唐诚的手段,会鼓励唐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

万一是第一种,就糟糕了。

所以,唐诚的手掌在马玉婷的臀部飘了一下,又飘回来马玉婷的腰部上。

马玉婷睁开了眼,说:“按呀,小唐,你按的不错。”

唐诚就老实的把手掌按压在马玉婷的腰眼上,揉来揉去。

当领导的司机,不单单只会开车,还要会给领导按摩,关键的时刻,还能给领导当保镖保姆厨师家奴,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专车司机。唐诚是为领导服务的,这按摩的工作,其实,说起来,也是他这个当司机的一项必备的技能。

按压了学生一节课的时间,马玉婷伸了一下胳膊,右边的那个乳房就像气球,空间一旦打开,立即像充了气的轮胎,迅速的膨胀起来,回归到原位,还是那么的大而圆。

马玉婷说:“好了,我们回去吧!”

马玉婷躺了片刻,唐诚给马玉婷拿来外衣,马玉婷穿到身上,然后对唐诚说:“拿着我的包和水杯,我们走。”

有了异性的这次按摩,马玉婷的身体恢复了很多,脸上也有了红润的气色,不再那么的憔悴了,唐诚收拾了一下房间,检查了一下没有了遗漏的物品,就拉上马书记,直接回了柳河县。

柳河县距离秦北市一百多公里,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唐诚就把马玉婷直接拉到了位于柳河县御龙花园的家。




完整版《官道鸿途》小说全文免费!
主角:柳雪梅、唐诚
看书搜索~关注~微信(公众号):【书箱阁】,发送书号:16,即可阅读官道鸿途小说全文!

本文源自: 环亚荷官



上一篇:“双十一”才走 农产品电商开始惦记“双十二”
下一篇:新书·全集【都市狂龙】(全文免费阅读)~

Copyright © 2005-2016 http://www.neveredge.com ag88_环亚娱乐信誉_环亚荷官版权所有 ag88_环亚娱乐信誉_环亚荷官